四季豆

火影之梦见:3

在两个月后,天子和辉夜的婚礼终于准备好了。现在的辉夜晚上虽然还是需要在爱野的怀里安睡,需要听着爱野的心跳和呼吸的频率才能好梦,可是在白天的时候确实已经不需要爱野了。辉夜更多的是跟天子谈情说爱,辉夜的脸上也开始可以看见一点对天子的笑容。爱野最近一点一点的在消瘦着,只不过辉夜的精力在天子上,没有发现爱野的变化。皇宫里喜气洋洋,红色的祝福挂满了皇宫的墙壁,铺遍了皇宫的地塌,所有人都对这对新人感到高兴,所有人除了爱野。可是爱野什么都不会做,她会微笑着祝福他们,她连跟天子宣言要保护辉夜,像如果天子伤了她,爱野会把她抢回来什么的都不能说,除了微笑,爱野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终于在今天晚上婚礼就要开始了,爱野在帮辉夜梳妆打扮的时候,辉夜说了句 “这就是爱情吧。我,好像,有一点高兴。”在没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爱野还能骗一下自己,说自己是那独一无二的,辉夜会把软弱展现给自己,会把开心展现给自己。可是现在辉夜说了这句话,爱野听到了这句话,所有对自己的欺骗都破碎了。爱野的心在一点一滴地滴血,她说出了,“辉夜,我祝福你们,希望你幸福”,这句话。 “谢谢…” “好啦,我们快出去吧,婚礼就要开始了。”“嗯”


在婚礼的时候,爱野一直注视着辉夜的背影。一直注视着她那被红色的凤凰紧紧抱紧的身躯。红色的凤凰在针线的够成下浴火重生,翔翔如生的凤凰好像是要飞出来一般。 ‘真相配呀’ 爱野想着, ‘如果我在那里跟辉夜在一起的话,就好了。’ 


“在各位的注目下,天赐的女巫,大筒木辉夜跟天子礼成,送入洞房!”


在婚礼的时候,为了辉夜的 '完美' 的一天爱野用尽全身的力量而不去痛哭,’原来这就是爱啊,跟三年前偷偷跑走的姐姐说的不一样呢,爱,虽然甜蜜,但是更多的是痛苦把。’ 爱野如此想着。看着天子和辉夜缓缓的向着洞房走去,好像有一只大手缓缓的捏紧了她的心。 


婚礼结束了,辉夜在天子的房间,而爱野则是回到了辉夜房间的侧间。爱野走进自己过去几个月的房间,感觉好像是呆了一辈子的房间。关上门后,靠着门边慢慢的滑下,痛哭出声。“啊!” 爱野喊道,瞬间泪流满面。’她应该已经不需要我了吧,天子有自己的侍女啊。呵。’ 爱野心酸的想着。


这晚,不同于以往的梦,这一次爱野梦到了是她跟辉夜结婚的一天。没有天子,没有任何人。在天地的注目下,结婚了。那一天,辉夜穿在身上不是在和天子的婚礼上的那件,而是辉夜自己在平常穿的那件白衣,有象征着阴阳的太阳和月亮绣在了上面。爱野感觉到自已在一步一步的往辉夜的身边走去,一步步的步伐感到了沉重的漫长。’虽然知道这是梦,可是,真的,太美好了…’ 爱野想着,两行不同与痛哭时候的泪,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


洞房里,欢爱过后,辉夜却久久不能入睡。不知道是习惯了那个房间,还是习惯了陪在身边的人。在睡梦中,天子把辉夜抱在怀里,辉夜居然感到了不自在。她已经习惯了被爱野软软的身体抱着,闻着那樱花的香味,缓缓入睡。’以后会习惯的吧。’ 辉夜想着,’毕竟他是我的丈夫啊。’


这夜,辉夜再度因为她的梦而惊醒,天子却没有什么动静。’如果是爱野的话,一定会跟我一起起来的。’辉夜想着,突然有一点想念爱野的陪伴。


第二天早上,辉夜跟天子说要把爱野调到身边,“天子,把爱野调到这边来吧,我已经习惯了她服饰我。” “好” 天子嘴上答应着,可是就突然感到了危机。一个名为爱野的危机,天子突然觉得,如果爱野和自己掉到了水里,辉夜一定会想去救爱野… ‘错觉吧…’ 天子想着。


爱野调到了辉夜的身边,爱野在昨晚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有机会在去服侍辉夜的话,就把自己放到侍女的位子上,而不是爱着辉夜的爱野的位子上。在这一天里,辉夜感到了爱野的不同。应该说,感觉不到了爱野以往的温柔。虽然爱野一如既往的照顾着辉夜的起居,一如既往的关心着辉夜,可是辉夜却觉得,爱野,变了,眼底再也没有那以往的光亮。可是爱野真的变了吗,当然不是,她只是拼尽全力去掩饰她对辉夜的爱恋,去强迫自己不要去过度的关心着辉夜,强迫着自己不要去爱她。


最近几个星期,辉夜因为爱野的退出,而把想念放在了天子的身上,虽然辉夜觉得很别扭,感觉有什么不对的感觉。又过去了几天,早上的时候,辉夜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吃着早餐就想吐。“爱野,爱野。” 辉夜昏倒了“辉夜大人!来人,传御医!” 手忙脚乱的过了一个早上,辉夜被查出了她怀孕了,双胞胎。 ‘是洞房那晚的吧’,两朵红云飘到了辉夜的脸上,辉夜的手轻轻抚摸着肚子。“爱野” 辉夜挥手把爱野唤来,“这里有两个小生命呢” “是啊,辉夜大人”。几个星期过去了,爱野已经可以把自己的心伤掩饰的很好了,轻轻抚摸着辉夜的肚子,爱野为辉夜感到了高兴,也为自己感到了心酸。毕竟自己是永远不可能跟辉夜有一个孩子的,虽然前提是辉夜也爱着她。


天子在听到辉夜昏倒的时候急急忙忙的从他办公的地方赶到了辉夜所在之处,紧接着听到了辉夜怀孕的惊喜。 “辉夜!” 天子风风火火的踏进了房间,看着爱野轻轻抚摸着辉夜的肚子,再次感到了危机,不过辉夜怀孕的激动盖过了那不知从哪里来的危机。爱野赶快退后一步,低着头。看到这一幕的辉夜,有点对天子的不满,因为爱野终于展现的温柔,属于爱野的温柔,被天子的到来毁的一去不复返。


“你真的怀孕了吗?”“是的”“太好了!哈哈,我要做父亲了!” 辉夜也被天子的兴奋而感到了高兴,眼角却不知觉的扫过了爱野,心不自在的抽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不知觉的天子的身上。


辉夜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战事越发的紧张彼之国的频繁进攻让天子没有时间来陪辉夜,所以爱野又站在了陪伴辉夜的位子。看着辉夜因为怀孕而展现出来的小性子,爱野全部都包容了下来。也让辉夜更爱耍小脾气了,因为她再度感受到了只属于爱野的温柔。


 这一天傍晚,突然彼之国进攻来了,天子忙去到了辉夜的身边。“辉夜快走,去庙里,他们就要来了!” 在天子话说完的瞬间就能听到 “进攻!” “快!没有时间了!从后门走!” 辉夜赶紧跟爱野一起跑向了后门。庙是天子家族的一个秘密藏身之处,可以从一个隐蔽的小路去藏起来,因为实在是太小了,一般没有人会去看。可是天子不知道的事他的亲卫已经被彼之国的间谍换成他们的人了,所以爱野和辉夜的行踪已经被泄露了。这一切的事情就像是在爱野梦里发生的一样,爱野已经不能把她的梦当成是梦了。


爱野和辉夜跑去庙里的路上,被彼之国的人半路拦截。“传闻从天而降的女人很美,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啊。美人儿,跟我回去吧。我肯定会比那什么天子的软弱虾能让你’幸福的’。”说完,就猥琐的大笑了起来。爱野手脚利索的夺了彼之国口头调戏辉夜的刀,杀了那个不知廉耻的小人。这时,天子派来保护她们的士兵到来,把剩下彼之国的人阻挡了下来。爱野拉起辉夜的手就跑了起来。“爱野…” 辉夜突然觉得爱野好陌生,不过当她看到了爱野颤抖的手的时候,心里却感到非常的暖。“我们去神树那边。” 辉夜说,她需要力量来保护爱野。爱野越发的小心,这一天发生地事情跟她的梦里真的一发不差,唯一的不同是爱野亲自杀了彼之国的士兵,而不是辉夜。’这样天子就不会因为那所谓的和平而要杀了辉夜吧’ 爱野边跑边想着。



不过爱野还是小看了彼之国的不知廉耻,在他们从天子派出去保护爱野和辉夜的间谍知道所有去暗杀辉夜的人都死去的时候,尽管他们知道是爱野杀的人,他们还是要求天子取辉夜的首级。天子答应了。


为了一时的和平,天子答应了要给彼之国辉夜的首级。天子知道在这个时候辉夜会去神树那里去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所以他必须在辉夜获得力量之前杀了她。天子带兵果然在神树旁找到了辉夜和爱野,他下令放箭。


如同爱野的梦一样,天色渐渐变黑,抬眼望去又有着一片片的红光。爱野知道,那是天子的士兵。’对不起,辉夜’天子想着,不过还是一挥刀下令放箭。火光漫天的箭矢朝她们射来,染红了半边的天空。”辉夜!快点去神树那里!我来拖延时间” “不行!爱野”辉夜试着运行着查克拉,却被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给吸走。懊恼的辉夜看着爱野,责怪着自己的无能。在祖之国的士兵到达之前,爱野告白了。看着辉夜的眼睛爱野知道如果现在不说的话,以后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可以告诉辉夜自己的感情了。”辉夜,从你那夜降临的时候我就一直爱着你,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你,我原来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现在知道了,只是为了,爱上你。” ‘大概上天让我梦见你就是为了让你知道还有人在爱着你,然你好好珍惜自己。’爱野想到了辉夜那在被封印的时候死气沉沉的样子,想到。“爱野…”辉夜哑口无言,她不知道爱野竟然是爱她的,可是她又想起了为什么她在爱野不再对她温柔的时候的心酸,顿时知道了原来,她也是爱她的。 “爱野… 等我“ 说完辉夜就全力跑向神树那边,只要她得到了力量,她就能保护爱野!


看着辉夜跑远的背影,爱野的泪最后一次流了下来。天子到达了射程最好的位置。”天子!你为什么要杀辉夜!她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 “辉夜杀了彼之国的人!我必须要杀了辉夜来换取我人民的安全!” “呵!天子大人真是听什么信什么啊!”“你什么意思!”“人是我杀的!”“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我虽近两个星期一直在训练武术,在一个人忙着幻想着辉夜大人的时候杀了他还是可以的!天子大人你已经不在相信自己人了吗!?”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杀了辉夜,因为那就是他们的要求!放箭!” “你疯了!”


爱野试着去躲着箭射到重要的位置,倒下


辉夜入眼的画面就是这个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