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豆

肖根:那天之后 1

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了4年了,Samaritan 被Finch做的病毒所摧毁,所有人都在这场战斗中死亡,除了Shaw,验证了所有人特别是Root一致认为给Shaw的评论“Nothing kills that cat”。Shaw牵着Bear在散步,跟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一起走去,却不会跟任何一个人有牵连。她庆幸她不用再去那愚蠢至极的day job, 也不用每一天都看着这城市的监视器算计的避开,一切就像是Shaw以前给国家工作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多了Bear而已。

“Hello sweetie, miss me?” 跟Root的声音99.6%相像的声音响了起来,那熟悉的小颤音,可是不知怎么的,Shaw还是知道这不是Root,而是她那该死的上帝。

“Shut up, don’t call me sweetie with that voice, you’re not her.” Shaw已经不再像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一样生气了,不过不爽还是有的。”Don’t use that voice, or else I will find where you’re hiding and bust all of your super computers.” 这当然不是Shaw第一次威胁The Machine让它不要再用Root的声音了,可是却没有一次管用’Damn this robot and its minions’ Shaw想着

现在Shaw已经没有那么忙碌了,虽然还是会去突突不管是号码还是谁的膝盖,可是比Samatarian 在线上的时候更闲了。毕竟现在The Machine把更多的人扯去处理号码,不过The Machine 还是很顾虑Shaw的感受的,毕竟‘她’把给其他人的安全屋和秘密场所放到了别的地方,而不是Shaw的火车站和图书馆。

这一天早上,‘她’特定的指派Shaw去调查一个号码,心理医生。

“Shaw, there’s a new number I need you to follow up on.”

“Ok, spill it out” 

“Name is Samantha Reef, Psychological counselor for war veterans that have PTST due to the war.” 在听见这个心理医生的名字的一瞬间,Shaw有一点失神了,她回想起了她跟Root的第一次见面。Root那时候的身份也是一个心理医生,Caroline Turing。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Shaw还不知道Root并不是真正的Caroline Turing。被Root电倒了之后绑了起来然后用熨斗威胁要在她的左脸上刻下烙印。想到这里,Shaw的嘴角上升了几度,但是还是应该没有人能看穿她的面瘫脸。额,虽然不是所有人都不能,但是能的,已经都死了。


有时候Shaw还是觉得她正在一个Samaritain布置好的模拟里面,右手习惯性的摸向了右耳后边,没有芯片。Shaw又想起了四年前那抵死缠绵的夜晚。在 Shaw从Samaritan基地逃走后的一个星期,在一个公园里 Shaw 找到了Root,正如Root也找到了Shaw。虽然一开始Shaw觉得这一切还是在一个模拟里,不过那跟Samaritan不同的Root的疯狂,暂时说服了Shaw的大脑。


Flashback….


“Please, you have to believe me, this isn’t a simulation, this is real. You’re safe now.  Let’s go back to the subway.” Root小心翼翼的把Shaw圈在怀里。Root刚刚才知道 Shaw是真的活着的,而不是她自己的坚持,她还承受不住再一次失去Shaw的消息。她需要Shaw在她的身边,知道Shaw还活着。


“No... I can’t” Shaw往后退了一步,手抬起来用枪指着Root。眼里不是对未知的恐惧,而是不想这又是一个模拟的戒备和疲倦。Shaw不想因为她的失误Root会有危险,还不如自己去死呢。


“Shaw” Root不解地喊着。明明 Shaw活着,为什么她不愿意回到自己身边呢。


“The simplest way to break someone is to wrap them in their reality, and they did that well, and maybe you’re right. Maybe I am safe, but as long as I’m alive, you’ll never be safe.” Shaw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现实,因为Samatarian 给她下的一次次的陷阱里,都有真实的现实,Samatarian,已经让 Shaw不知道什么是真实,而什么不是。


“What do you mean” Root不解地问道,虽然她猜到了一点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她还是需要答案和Shaw会待在她身边的承诺。尽管她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承诺。


“I could turn on you at any moment, and even if I don’t I can lead them to The Machine.” Shaw真的不希望因为她自己Root会有危险,真的不想因为她的疏忽,而导致了Root的死亡,所以就算这是在现实里,Shaw还是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着。


“That’ll never happen.” Root全心全意的相信着Shaw,就是因为Shaw现在没有杀了她可以证明,她还是跟她一个队的。


“I don’t know if I’m calling the shots anymore, and neither do you. 7000 simulations, I killed a lot of people, but the one person I couldn’t kill, was you.” Root释然的笑容又出现了,心里有小小的幸福。“ So I killed myself, over, and over again.” Shaw把手里的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Root的笑容瞬间塌了下来。“ and I’d rather do that here right now than to risk your life.” 比起 Root 的生命,她还是比较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完结了。


“Ok Shaw” Root妥协了。然后也把手里的枪对向了自己的喉咙。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Shaw不可置信地问道。她要自杀就是为了让Root活下来啊!


“Playing it your way” Root眼中的决绝和疯狂,是不管Samatarian的模拟跟现实有多接近,是模仿不来的。


“You can’t live with me,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So if, You die, I die too.” ‘你,是我另一个信仰,我的光。怎么可以让你自己死去呢’ Root想着。

“Put that down” Shaw希望 Root不要这样,就像是那7000多个模拟一样,在模拟中的Root,从来没有要跟她殉情过。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would happen when I pull the trigger, never been much of a believer, but hey, you never know. Guess we are about to find out.” Root其实并不害怕死亡,可是她不想死,因为有Shaw在这个世界上。她想陪着 Shaw,一辈子。可是如果Shaw坚持要死的话,她绝对会跟她一起死。

“Damnit Root!” Shaw的声音里有愤怒,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疯狂,Shaw相信了Root所说的真实,因为在7000多个模拟里,Root,没有在这里的疯狂,她的小疯子。


那天晚上,Root和Shaw抵死缠绵,好像要把对方糅到自己的身体里的力度。


她们从厨房滚到了卧室,又在浴室滚了好几次。


事后,躺在床上,Root把Shaw抱在了怀里,轻轻的玩弄着她的头发。她不知道 Shaw 是否想要这个拥抱,她不确定Shaw是否会推开她,但是她需要知道Shaw 还在这里。而Shaw也不想推开Root,就像是她说的,Root一直都是她的安全之地。Shaw听着Root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好像自己的心跳一点点的跟Root的心跳同步。Shaw把自己撑起来,第一次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下亲吻 Root,一个轻柔的晚安吻’好像这样也不错‘Shaw想着。Root还没有缓过来Shaw刚刚亲吻了她,还在愣神的漏出了痴汉的笑容,让Shaw翻了一个白眼。Shaw缩回到了Root的怀里,抱着Root的腰,腿缠到了Root 的大长腿中, 听着Root的心跳声,慢慢睡着了。Root缓过神来,轻柔的吻上了Shaw的头发,“Good night sweetie” ,Shaw笑了,然后Root闭上眼睛,睡了。


一夜好梦


End of flashback…..



Shaw乘飞机从纽约飞到了洛杉矶,降落的时候,Shaw突然感觉有什么在看着她,扫了一眼其他人发现没有人在看她,’真奇怪‘ 她想着。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