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豆

魔王切治愈!故事情节很新颖,画风特别棒推荐!可以在大角虫漫画阅读~

肖根:那天之后5

看到Regina踏出门的Samantha一瞬间不知道要怎么办, 就那么呆呆着望着她的背影一点点离去。心阵阵发痛,忽然就想到了Regina过去也是这样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看到心爱的人从离去的背影,流泪的冲动冲到了眼眶里。看着她从自己的世界慢慢消失,今天一天又担心着Raina的安全,Samantha不堪负重的晕了过去。



Samantha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点装饰都没有暗黑的房间,Raina在自己的身旁睡着,自己的身边有一杯清水和电子表。电子表显示8:20下午,把那杯水喝完后,Samantha小心翼翼的爬下床,她想要知道Regina最近怎么样,而这里唯一可能知道的就是那个和自己很像的Root。想到Root, Samantha还是有点小挫败,毕竟Root是在Samantha不在Regina身边时候认识的,看起来Root也比较能帮助Regina暗地里的工作。


推开房门,Samantha 看到Shaw把Root压倒在了沙发上急切地亲吻着Root的脖子。为了避嫌,Samantha 刚要把房门关上, 就听到Root用撩人的声线说 “Shaw, hey, babe, we’ll continue this later, I have to talk to her ok?”一瞬间,Shaw的眼睛暗了下来 “... And you don’t need to explain to me?” “Shaw…” 虽然是用强硬的与其说出来的不过Root知道这不过是Shaw的保护色罢了。看着Shaw不轻易表现出来的脆弱,Root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掉了。“I’m going to explain this to both of you, ok?” “...” Shaw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听到了这里,Samatha也知道Root已经发现她了,索性就大大方方的推门出去。


坐到大沙发傍边的小沙发上,Samantha的心还是有一点别扭的,毕竟前面这两个人刚刚差点...‘我也很久没有跟Regina….’ 想到这里Samantha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连忙把这个想法要下去,专心的听着Root从她失踪开始讲。


“My heart did stop on the operation table that day, but only for 15 seconds” Shaw一下子就收紧了她牵着Root的手。Root也用同样的力道回应了她。 “I was soon revived, and the operation was finished. As soon as the operation was done, I got pushed out of the operation room, and got transported to Sahara Desert. Samaritan had built herself a underground base in Sahara Desert, and was planning to rebuild herself back by using the leftover data flowing through  the internet and the key informations she had left Claire. Samaritan knew even though Claire would do whatever she would to rebuild her, but she also knew Claire didn’t have enough skill to rebuild her. So, Samaritan turned to me, she ordered Claire to fake me death, and it went smoothly because that day was so chaotic. Fusco didn't have enough energy to keep his eyes on me, we didn't even get the chance to pass by him after the operation, and Samaritan blocked The Machine, it would only make sense for us to get away.” 听到这里Shaw已经把Root整个人都紧紧的抱在了怀里,Samantha也是大吃一惊,原来Root就是那个Regina 和她还在一起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一直在说的天才黑客。


“It took me 3 years to escape. I had nothing, I couldn't even         contact Machine. Everyday, they would feed me minimal food and water to maintain my health, but I could not gain enough health to let me escape. I had been coding for Samaritan, trying to destroy it. We cannot have 2 gods go at war with one another again. So while coding, I inputted some ‘minor’ holes and made sure it would destroy itself in 3 years. That’s the time I set for myself to recover and escape.” 


“I escaped 2 and 11 months into the capture, I knew the supply truck would come every 5 months and it would stay for 4 hours,      that's my time frame to get out. After I escaped, I used the laptop on the truck and hacked into the bank system to buy myself a plane ticket back to New York. I hid out until December, then in the middle of December, I planned out my attack for the bases left of Samaritan. I miscalculated, there was more people than I thought there was, luckily, Regina was also there. According to her, she thought I was you, Samantha. Her men saw me, and thought was you. She tracked my movements to here, on the day of that operation. Like Shaw, She soon realized that we are different, but continued to help me with cleaning of Samaritan, I also have been helping her cleaning up her system loopholes and helping her protecting her system in the company.”  


Root看向了Samantha “She's one of my friends, and now she's in trouble, she told me to not tell you, so I won't. But I have to tell you  this, Regina never wanted or could harm you. I understand you still love her since you named your daughter Raina which also means ‘queen’, I understand you escaped from her in order to protect Raina. But what I don't understand is why don't you trust her. Do you know because you left, she went into depression? Many nights she couldn't sleep because she feels like you escaped because     you're afraid of her, that she's still that monster she once was as a child.” 说到这里,Samantha已经泪流满面。她忘了,她忘了Regina的内心有多么柔软,她忘了Regina内心里铸造的墙有多么的高。‘原来,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不信任她么?’ 


“ I don’t know if she’ll come out of this one alive.” Root说,“She said this is something she have to do for her family…. I hope, you can stay with her after all of this.” 


火影之梦见:4

“不!!!!!” 辉夜撕心裂肺的喊着,充沛的查克拉让辉夜瞬间就瞬身到了爱野的无力的身躯。那小小的身躯隐藏着的巨大力量和爱意,轻轻的把爱野的身体半抱了起来,抚摸着她的脸庞。


“爱野…” 辉夜颤抖着说,眼泪争先恐后的逃出了眼眶。在爱野躲箭的时候,她的发带被擦身而过的一支箭射断,把她的长发披了下来。仔细的看着爱野,辉夜才发现原来她对她的爱,已经超过了她所想象的,在爱野倒下的瞬间,她,居然想杀了他。可恨她自己为什么在失去爱野的时候才发觉到她的爱,可恨她为什么这么无力的看着她倒下,可恨这个世界,为什么让她找到最重要的人,却紧接着把她夺走。


“呵,呵呵,哈哈哈。” 虽然辉夜在笑着,可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得出辉夜眼里极致的悲伤。“啊!!!!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辉夜用阴冷的嗓音跟着军队说着,虽然现在被天子的人包围着,可是辉夜那如同跟死人说话的恨,传到每一个人的心里。


辉夜一挥手,一片的士兵就到下,每个人眼里的畏惧不可掩饰。天子不知道辉夜居然有这种力量,“你… 到底是什么怪物!”天子眼里的恐惧不可掩饰的展现到了辉夜眼里,也让辉夜对天子的爱意彻底的被磨灭。 “呵!怪物?” 天子的问题彻底的惹火了辉夜, ‘她,永远也不会这样问我!’ 

 

在天子问这个问题之前,辉夜没有想让全世界都陷入沉睡,这个问题之后,既然辉夜在这个世上没有在意的人,那为何她不把这个世界变成敬畏她的世界呢!?


“无限月!” 辉夜停止了施展无限月读,因为她感到了爱野的手指抚摸着她的唇,低下头,撞进了爱野的眼犀。“爱野…” 辉夜不自觉的放轻了声音,她怕这是个梦,尽管知道爱野可以用她的生命来保护她,可是她怕爱野会怕她。 “辉夜… 我们到一个只有我们的地方好不好。在平复了这场战争,我们一起到没有人的地方去好不好。”因为伤,爱野虚弱着说着。“…好” 辉夜说着,爱野笑了。再一次看到了爱野温柔的爱意,辉夜心里已经被幸福感填满了。抬手用医疗忍术治好了爱野,虔诚的吻上了爱野的唇。


看向天子,眼睛里连一丝情感都没有的辉夜杀了所有人,所有在场的士兵。一步步的走向皇宫,辉夜感觉自己的幸福又回来了,就在她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把爱野抱了起来,一只手穿过了爱野膝下,另一只手把爱野的背托了起来。爱野的头枕在辉夜的肩膀上,在这冰冷的世界里,爱野特别的暖。辉夜的眼里只有爱野,像是要把最近失去的时间全部补回来,如果有不长眼的士兵近身,他们会在一瞬间被辉夜杀掉,眼神还是直直的看着爱野。


  ‘爱野… 爱野… 爱野’ 轻轻的把爱野放到床榻上,辉夜看着爱野的睡颜,痴了。辉夜这才发现她有多么的想念每天睁眼闭眼都是爱野,想念着爱野的温柔,想念着爱野的笑容。抚摸着爱野的脸庞,辉夜不止一次的庆幸爱野还活着,辉夜还能爱着她,也能感受到爱野对她的爱。听着外面恼人的声音,辉夜觉得她需要先把电灯泡给清理一下。轻轻吻上爱野的额头,辉夜在爱野的耳畔跟她说她一会就会来。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像是知道辉夜要离去,爱野的手轻轻的抓住了辉夜的衣袖。“辉夜… 对不起,我爱你” 爱野轻声喃说,一行清泪随着爱野的梦话落下,眼泪湿润了爱野的脸庞,也湿透了辉夜的心。辉夜知道她伤爱野,却没有想到她伤她这么严重。辉夜伏下身子轻轻的在爱野的额头上落下一枚亲吻,爱怜的抚摸着她的脸庞。我们真是傻,不过幸好,你还在,我还能跟你说一句,我爱你,等我辉夜在爱野的耳旁轻轻的诉说着,随着话音落下,爱野放松了手。


走到外面,辉夜用她的力量俘虏了敌国士兵,平复了这场战争,被奉为卯之女神。





肖根:那天之后4

这一天,Shaw又到了Reef的办公室去’治疗’,不过这一次好像有什么不同。Reef异常的焦虑,一个顶着Root的脸一脸焦虑的样子再一次让Shaw不知所措,不过Reef开口的一瞬间Shaw就走了出来,因为那不是她的小疯子。迅速的问了Machine知不知道Reef焦虑的情况,却得知不知道。毕竟虽然Loena在这个镇里,以 Loena的能力,是不可能被Reef找到的。可是她却一直去看Reef的女儿,一个Loena恨不得杀了的人,因为这个女儿,Reef离她而去。直到Shaw前去心理辅导的前一天,Reef女儿的老师告诉了Reef有一个金发的高挑女人一直在看着她的女儿,不知道要干什么。Reef一听就知道是那个人,那个她还爱着的人,那个在深夜想起来还思念她温度的人,那个别扭却处处关心她的人。可是Reef也在害怕,害怕她会把Raina杀掉。


“Shaw快点去xxx路,23仓库!Raina被人绑架了,要什么还不知道,可以初步断定是Regina的人,毕竟我并没有看到Centry不过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当Shaw赶到的时候,死寂无人,眼力极好的她看到了一抹金发。根据Machine给出的照片来看是Regina Loena, ‘她在这干什么’ Shaw想到。像一只豹储蓄待发走到Regina不远处,用Machine窃听着里面的情况。


“Let her go” Loena说,看到了一个刀疤男子和至少30个手下挟持着Raina。

 

“No way, her mother has something that we want. She has to die.” 她们必须死亡,谁知道Reef会不会把信息给她的女儿记住。


“Not on my watch” 枪指着刀疤男子。就算Regina虽然恨Raina把Samantha带走了她的世界,可是Regina也知道Raina对于Samantha来说是什么,她,不忍心让她伤心。再说,Regina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有一点觉得Raina很亲切的,虽然她不愿意承认。


“Will, if I die, she dies too.” 刀疤男子的手下把枪放到了Raina的头上,小女孩看起来害怕极了,想哭却又拼命忍着。Regina看到这一幕有点心疼Raina,也更愤怒Century的所作所为。虽然Regina是黑帮老大,可是她却从来都不用女人,小孩去威胁,因为她小时候也被绑架过,可是她却没有任何人去救她。


“…” Regina愤怒的望着刀疤男子,冰冷的视线好想要冻穿他们一样。


“Throw away your gun, or she dies."子弹上膛


‘啪’ Regina把枪扔到离自己滚几下就能拿到的距离,不过刀疤男子好像知道一样把Regina的枪扔出窗外,现在Regina手无寸铁。


“Hahahaha! I didn’t know Ms. Queen would actually care about someone! Maybe it’s time that you die too!” 刀疤的男子身后走出一个棕发带着书卷气息的男人,用枪指着Loena。“You really need to be careful on the trust issue, boss.” 看起来很精明的男人笑着。


“You really think that I didn’t know what you’re doing, Fin?” Regina妩媚的笑着,虽然有点晚,但是Regina还是把Fin的势力清除掉了。可是她的人在地球的另一边,如果是她自己的话逃脱不是问题,可是还有Raina在身旁,要逃脱,很难。这时候,Shaw观看完事情之后,就带着她心爱的手枪杀进了仓库,示意Regina 和 Raina 去躲起来,


枪声一阵阵响起,Regina看着怀里的Raina贴心的为她捂上耳朵,紧紧抱着。Shaw一下子就干掉了二十多个人,剩下的应该级别比较高,有点难办。“Shaw hurry up, they called backup!” Machine用Root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Shaw迅速的把剩下的人给干掉,不过那个Regina的副手跑掉了。Shaw还是带着两个人跑出了篱她们比较近的后门,偷了一辆路虎开上了路。一路上Shaw兜兜转转,不知道要怎么走,Machine也帮不上忙,毕竟没有什么监视器。


突然,Root的声音再次响起。“Sweetie, did you miss me?” Shaw的第一反应就是Machine不分场合的玩笑,不过Root声音下一句话彻底打破了这个思想。“I’m quite jealous of Samantha Reef, mind if I kill her?” 玩笑一般的话语响了起来。 “Root” Shaw确定了这个是她的小疯子,确定了她,还活着的事实。


愤怒的情绪涌了上来,不可阻挡的进击了Shaw的神经。


“I’m going to kill you!” 


“Oh sweetie,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to me.” 

Root妩媚的小颤音再一次出现到Shaw的耳朵中,撩拨着Shaw的神经。


“Now, in 100 meters turn left, than take the second right and abandon your car by the red house with a basketball hoop, last walk into the house number 394.” Root从容的给Shaw方向,好像她从来都没有走过一样。


Shaw走到指定地点的那一刻就离不开眼了,Root就在窗户里,看着她。僵硬了一秒之后,Shaw走到门前,开门。Regina和Samantha也对上了眼,Regina僵硬的把Raina推给Samantha。Samantha快速的把Raina拉到自己的身后,警惕的看着Regina。看到这一幕的Regina瞬间感到了心脏微缩,自己默默的走到医疗箱旁边处理救Raina时候受到的伤。


Samantha看着这样的Regina很是心疼,她的Regina应该是骄傲不可一世的,而不是…无助而又放弃希望的… Raina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Samantha的衣袖,轻声的告诉她是这个阿姨救她的,Samantha被自己的警惕而愧疚。看了看Regina,Samantha想要去抱抱她,亲吻她,可是还没有踏出的脚步就被Regina突然的站立惊到。Regina一个眼神都没有给Samantha而是直接走向Root,Samantha看着Regina走到另一个像她的人身边,想喊自己在这,可是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Long time no see, Root” Regina优雅的站到了Root前面,像是只是在和老朋友面前寒暄一样。看到这一幕,Shaw不自觉的把身体隔开Root和Regina。看到Shaw,Regina笑出了声,“Is that the Sameen Shaw you’ve always talked about?” “Yes”听到Shaw的名字,Root嘴角的微笑更深了。


突然,Regina正色道,“I know you know what’s going on, protect them.”

… “Are you sure you want to do this alone?” Root不确定的问道,毕竟Regina Loena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


“I have to” Regina 说道

 

“… I understand” 


“Thanks. We’re clear” 在这件事情之后,她们谁也不欠谁的了。


原来,1年前Root欠Regina一条命,在Root查找Samaritan残留的爪牙的时候差点死掉,而Regina也因为误认Root是Reef救了起来。之后的澄清并不是很难,因为如同Shaw喜欢的事Root的暗,Regina喜欢的也是Reef的光。一年之后,就有了这个并不奇怪的友谊。



火影之梦见:3

在两个月后,天子和辉夜的婚礼终于准备好了。现在的辉夜晚上虽然还是需要在爱野的怀里安睡,需要听着爱野的心跳和呼吸的频率才能好梦,可是在白天的时候确实已经不需要爱野了。辉夜更多的是跟天子谈情说爱,辉夜的脸上也开始可以看见一点对天子的笑容。爱野最近一点一点的在消瘦着,只不过辉夜的精力在天子上,没有发现爱野的变化。皇宫里喜气洋洋,红色的祝福挂满了皇宫的墙壁,铺遍了皇宫的地塌,所有人都对这对新人感到高兴,所有人除了爱野。可是爱野什么都不会做,她会微笑着祝福他们,她连跟天子宣言要保护辉夜,像如果天子伤了她,爱野会把她抢回来什么的都不能说,除了微笑,爱野什么都做不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终于在今天晚上婚礼就要开始了,爱野在帮辉夜梳妆打扮的时候,辉夜说了句 “这就是爱情吧。我,好像,有一点高兴。”在没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爱野还能骗一下自己,说自己是那独一无二的,辉夜会把软弱展现给自己,会把开心展现给自己。可是现在辉夜说了这句话,爱野听到了这句话,所有对自己的欺骗都破碎了。爱野的心在一点一滴地滴血,她说出了,“辉夜,我祝福你们,希望你幸福”,这句话。 “谢谢…” “好啦,我们快出去吧,婚礼就要开始了。”“嗯”


在婚礼的时候,爱野一直注视着辉夜的背影。一直注视着她那被红色的凤凰紧紧抱紧的身躯。红色的凤凰在针线的够成下浴火重生,翔翔如生的凤凰好像是要飞出来一般。 ‘真相配呀’ 爱野想着, ‘如果我在那里跟辉夜在一起的话,就好了。’ 


“在各位的注目下,天赐的女巫,大筒木辉夜跟天子礼成,送入洞房!”


在婚礼的时候,为了辉夜的 '完美' 的一天爱野用尽全身的力量而不去痛哭,’原来这就是爱啊,跟三年前偷偷跑走的姐姐说的不一样呢,爱,虽然甜蜜,但是更多的是痛苦把。’ 爱野如此想着。看着天子和辉夜缓缓的向着洞房走去,好像有一只大手缓缓的捏紧了她的心。 


婚礼结束了,辉夜在天子的房间,而爱野则是回到了辉夜房间的侧间。爱野走进自己过去几个月的房间,感觉好像是呆了一辈子的房间。关上门后,靠着门边慢慢的滑下,痛哭出声。“啊!” 爱野喊道,瞬间泪流满面。’她应该已经不需要我了吧,天子有自己的侍女啊。呵。’ 爱野心酸的想着。


这晚,不同于以往的梦,这一次爱野梦到了是她跟辉夜结婚的一天。没有天子,没有任何人。在天地的注目下,结婚了。那一天,辉夜穿在身上不是在和天子的婚礼上的那件,而是辉夜自己在平常穿的那件白衣,有象征着阴阳的太阳和月亮绣在了上面。爱野感觉到自已在一步一步的往辉夜的身边走去,一步步的步伐感到了沉重的漫长。’虽然知道这是梦,可是,真的,太美好了…’ 爱野想着,两行不同与痛哭时候的泪,顺着她的脸流了下来。


洞房里,欢爱过后,辉夜却久久不能入睡。不知道是习惯了那个房间,还是习惯了陪在身边的人。在睡梦中,天子把辉夜抱在怀里,辉夜居然感到了不自在。她已经习惯了被爱野软软的身体抱着,闻着那樱花的香味,缓缓入睡。’以后会习惯的吧。’ 辉夜想着,’毕竟他是我的丈夫啊。’


这夜,辉夜再度因为她的梦而惊醒,天子却没有什么动静。’如果是爱野的话,一定会跟我一起起来的。’辉夜想着,突然有一点想念爱野的陪伴。


第二天早上,辉夜跟天子说要把爱野调到身边,“天子,把爱野调到这边来吧,我已经习惯了她服饰我。” “好” 天子嘴上答应着,可是就突然感到了危机。一个名为爱野的危机,天子突然觉得,如果爱野和自己掉到了水里,辉夜一定会想去救爱野… ‘错觉吧…’ 天子想着。


爱野调到了辉夜的身边,爱野在昨晚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有机会在去服侍辉夜的话,就把自己放到侍女的位子上,而不是爱着辉夜的爱野的位子上。在这一天里,辉夜感到了爱野的不同。应该说,感觉不到了爱野以往的温柔。虽然爱野一如既往的照顾着辉夜的起居,一如既往的关心着辉夜,可是辉夜却觉得,爱野,变了,眼底再也没有那以往的光亮。可是爱野真的变了吗,当然不是,她只是拼尽全力去掩饰她对辉夜的爱恋,去强迫自己不要去过度的关心着辉夜,强迫着自己不要去爱她。


最近几个星期,辉夜因为爱野的退出,而把想念放在了天子的身上,虽然辉夜觉得很别扭,感觉有什么不对的感觉。又过去了几天,早上的时候,辉夜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吃着早餐就想吐。“爱野,爱野。” 辉夜昏倒了“辉夜大人!来人,传御医!” 手忙脚乱的过了一个早上,辉夜被查出了她怀孕了,双胞胎。 ‘是洞房那晚的吧’,两朵红云飘到了辉夜的脸上,辉夜的手轻轻抚摸着肚子。“爱野” 辉夜挥手把爱野唤来,“这里有两个小生命呢” “是啊,辉夜大人”。几个星期过去了,爱野已经可以把自己的心伤掩饰的很好了,轻轻抚摸着辉夜的肚子,爱野为辉夜感到了高兴,也为自己感到了心酸。毕竟自己是永远不可能跟辉夜有一个孩子的,虽然前提是辉夜也爱着她。


天子在听到辉夜昏倒的时候急急忙忙的从他办公的地方赶到了辉夜所在之处,紧接着听到了辉夜怀孕的惊喜。 “辉夜!” 天子风风火火的踏进了房间,看着爱野轻轻抚摸着辉夜的肚子,再次感到了危机,不过辉夜怀孕的激动盖过了那不知从哪里来的危机。爱野赶快退后一步,低着头。看到这一幕的辉夜,有点对天子的不满,因为爱野终于展现的温柔,属于爱野的温柔,被天子的到来毁的一去不复返。


“你真的怀孕了吗?”“是的”“太好了!哈哈,我要做父亲了!” 辉夜也被天子的兴奋而感到了高兴,眼角却不知觉的扫过了爱野,心不自在的抽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就把注意力放在了不知觉的天子的身上。


辉夜怀孕七个月的时候,战事越发的紧张彼之国的频繁进攻让天子没有时间来陪辉夜,所以爱野又站在了陪伴辉夜的位子。看着辉夜因为怀孕而展现出来的小性子,爱野全部都包容了下来。也让辉夜更爱耍小脾气了,因为她再度感受到了只属于爱野的温柔。


 这一天傍晚,突然彼之国进攻来了,天子忙去到了辉夜的身边。“辉夜快走,去庙里,他们就要来了!” 在天子话说完的瞬间就能听到 “进攻!” “快!没有时间了!从后门走!” 辉夜赶紧跟爱野一起跑向了后门。庙是天子家族的一个秘密藏身之处,可以从一个隐蔽的小路去藏起来,因为实在是太小了,一般没有人会去看。可是天子不知道的事他的亲卫已经被彼之国的间谍换成他们的人了,所以爱野和辉夜的行踪已经被泄露了。这一切的事情就像是在爱野梦里发生的一样,爱野已经不能把她的梦当成是梦了。


爱野和辉夜跑去庙里的路上,被彼之国的人半路拦截。“传闻从天而降的女人很美,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啊。美人儿,跟我回去吧。我肯定会比那什么天子的软弱虾能让你’幸福的’。”说完,就猥琐的大笑了起来。爱野手脚利索的夺了彼之国口头调戏辉夜的刀,杀了那个不知廉耻的小人。这时,天子派来保护她们的士兵到来,把剩下彼之国的人阻挡了下来。爱野拉起辉夜的手就跑了起来。“爱野…” 辉夜突然觉得爱野好陌生,不过当她看到了爱野颤抖的手的时候,心里却感到非常的暖。“我们去神树那边。” 辉夜说,她需要力量来保护爱野。爱野越发的小心,这一天发生地事情跟她的梦里真的一发不差,唯一的不同是爱野亲自杀了彼之国的士兵,而不是辉夜。’这样天子就不会因为那所谓的和平而要杀了辉夜吧’ 爱野边跑边想着。



不过爱野还是小看了彼之国的不知廉耻,在他们从天子派出去保护爱野和辉夜的间谍知道所有去暗杀辉夜的人都死去的时候,尽管他们知道是爱野杀的人,他们还是要求天子取辉夜的首级。天子答应了。


为了一时的和平,天子答应了要给彼之国辉夜的首级。天子知道在这个时候辉夜会去神树那里去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所以他必须在辉夜获得力量之前杀了她。天子带兵果然在神树旁找到了辉夜和爱野,他下令放箭。


如同爱野的梦一样,天色渐渐变黑,抬眼望去又有着一片片的红光。爱野知道,那是天子的士兵。’对不起,辉夜’天子想着,不过还是一挥刀下令放箭。火光漫天的箭矢朝她们射来,染红了半边的天空。”辉夜!快点去神树那里!我来拖延时间” “不行!爱野”辉夜试着运行着查克拉,却被她肚子里的两个孩子给吸走。懊恼的辉夜看着爱野,责怪着自己的无能。在祖之国的士兵到达之前,爱野告白了。看着辉夜的眼睛爱野知道如果现在不说的话,以后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可以告诉辉夜自己的感情了。”辉夜,从你那夜降临的时候我就一直爱着你,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你,我原来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现在知道了,只是为了,爱上你。” ‘大概上天让我梦见你就是为了让你知道还有人在爱着你,然你好好珍惜自己。’爱野想到了辉夜那在被封印的时候死气沉沉的样子,想到。“爱野…”辉夜哑口无言,她不知道爱野竟然是爱她的,可是她又想起了为什么她在爱野不再对她温柔的时候的心酸,顿时知道了原来,她也是爱她的。 “爱野… 等我“ 说完辉夜就全力跑向神树那边,只要她得到了力量,她就能保护爱野!


看着辉夜跑远的背影,爱野的泪最后一次流了下来。天子到达了射程最好的位置。”天子!你为什么要杀辉夜!她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 “辉夜杀了彼之国的人!我必须要杀了辉夜来换取我人民的安全!” “呵!天子大人真是听什么信什么啊!”“你什么意思!”“人是我杀的!”“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我虽近两个星期一直在训练武术,在一个人忙着幻想着辉夜大人的时候杀了他还是可以的!天子大人你已经不在相信自己人了吗!?”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杀了辉夜,因为那就是他们的要求!放箭!” “你疯了!”


爱野试着去躲着箭射到重要的位置,倒下


辉夜入眼的画面就是这个


火影之梦见:2

三个月过去了,辉夜和爱野已经无话不说。额,说错了,并不是无话不说,爱野自己有一个小小的秘密,一个她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爱野最近不管是在服侍辉夜的时候还是在一旁等候着辉夜的时候,她一直在注视着辉夜,发呆。爱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天子跟辉夜示爱的时候,心有一点酸酸的,还有一点疼。 


这天晚上,爱野又梦到了漫天火光,从被辉夜护着的时候开始,一直到千万只箭只盖满她所有视线。“哈!”猛地坐起来,爱野全身都是冷汗,瞳孔里还是有着不确定现在是梦里还是不在梦里。

‘这些梦,到底是为什么?’爱野看着月亮如此的想着。


“爱野?” “怎么了,辉夜?”“你能过来陪我一下吗?”“好” 爱野擦了擦冷汗,从门的那边走到了辉夜的身旁,半跪着。  “又做噩梦了吗辉夜?” 握紧辉夜的手,爱野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放轻,柔柔地问道。“嗯,又是那个梦,我又梦到了我的家乡,我族的战争和牺牲。爱野我好怕…” 辉夜和爱野都没有发现,辉夜已经越来越依赖爱野了,越来越喜欢爱野的温柔,越来越离不开爱野了。如果辉夜发现了天子在向她示爱的时候她不并不爱他的事实,如果辉夜发现在天子向她示爱的时候爱野那孤单的表情,或许一切,都不会像爱野在梦里梦见的那么的痛了吧。


“爱野,跟我一起睡好不好?” 抓着爱野的手,辉夜清凉的音色有一点点的期待,纯白色的犀子里又有一点对可能再度梦见那个梦的恐惧。“好” 爱野听话的掀起了暖暖的被子,从间隔的缝隙里滑进了被子里。双手找到了辉夜的双手,额头碰到了辉夜的额头。爱野抬起了她明亮的双眼,温柔一笑, “辉夜,睡吧,有我在。” “嗯” ,一夜好梦。



白天,辉夜在爱野的服侍下起床了, “爱野,昨天晚上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知道了吗” 一点点霓虹爬到辉夜的脸上。这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爱野看到了她的弱点,不过却是第一次辉夜要求爱野留下。“呵呵,我知道的辉夜大人” “爱野!” 很是不满爱野语气里调侃的辉夜喊道。 ‘第一次有人跟我说有她呢,这就是朋友吗?感觉还不错。’ 微笑一点点爬上了辉夜的嘴角。


 只不过,真的只是朋友吗?


”辉夜,今天要不要出去走走?“ 自那天晚上辉夜降临,现在已经是春天了,院子里的樱花一排一排的散落,粉色的樱花一片一片的落下,很是漂亮。爱野跪坐着把纸做的门从右向左打开,一些樱花因为风而调皮的飘了进来。辉夜在爱野身后站着,看着坐在樱花花瓣下的爱野,眼神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只有樱花看的到的温柔。 



“辉夜,出来看看吧,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来啦哈哈” 爱野踏下了木板,在樱花下欢乐的转圈圈。“爱野,小心点,你会滑倒的。”“没事的哈哈~啊!” 爱野脚底一滑,”爱野!” 辉夜急急忙忙瞬身的伸手把爱野抱在了怀里。对她们两个人来说,在那个瞬间,好像她们的世界都停止了转动,时间已经不会再走动。“谢,谢谢。”爱野手脚无措的说着,挣扎着要起来,可是辉夜还在那个瞬间里,爱野被她紧紧的锁在了怀里。 “辉,辉夜。”爱野的声音把辉夜从那个时间拉了回来,头向说话的那个人低去,一个害羞的爱野撞进了视野里。”抱歉“ 辉夜把爱野放开,一点点绯红爬上了辉夜的耳朵。 

 ”辉夜大人,我先去做樱花酒了。“ 爱夜急急忙忙的跑开了。’呵呵,这个孩子一对我害羞就容易加敬语,真是,可爱呀。“ 辉夜温柔的笑了笑。


夜晚到来了,晚饭后,辉夜带着爱野走着走着就到了中庭的花园里,望着夜晚的星空,辉夜的大脑不可控制的想到了她的家乡。’她又想到了她的家了吧,我,可不可以跟她一起承受她的痛呢?’爱野想到,’她的笑容更美’。爱野站在辉夜的身后想着,看着辉夜的背影,爱野站到了跟辉夜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给辉夜一点点自由的空间,因为她其实一直都知道,辉夜,比起任何人,都向往着自由。


这时,天子出现在了爱野的视线里,他挥了挥手让爱野先下去,爱野知道他又要跟辉夜示爱了,想要跟辉夜一起承担的心又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呵,天子和天赐的女巫,多么相配的一对啊。’ 爱野心有一点疼,好像破碎了一点的玻璃,经不起打击,’如果辉夜她真的和天子在一起了,我大概会是这在微笑中祝福她吧。’虽然这是爱野的想法,可是她也不能控制那一滴从眼角流下的眼泪。


收拾好心情,在爱野回到中庭花园的时候,她看到的居然是辉夜和天子抱在了一起,相拥着接吻。舌头在缠绕在一起,爱野急忙把头低下去,把心里的痛和那差一点就脱出口的惊呼吞下。’辉夜,接受了呢。’爱野心酸的想到。


“我们在结婚之前还是分开住吧,我还想要一点自由。” 辉夜跟天子提议,“好”天子同意的说道。“爱野,回去了”“是,辉夜大人。” 回到住所,爱野服侍着辉夜睡下,回到房间的那一刻,她不可控制的泪流满面,尽管爱野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晚爱野做的梦居然变了,变成了辉夜被两个跟辉夜长得很像的男子封道了巨大的石头里,时间过去,形成了月亮。爱野猛地坐起来,静静的思索着这个梦的意义。’这里的辉夜,好像很悲伤,到底是为什么呢’ 爱野静静的想着。 “爱野,爱野…” 爱野听到了声音很小的辉夜的召唤,忙把隔着她们房间的门给打开, “怎么了辉夜?”向前几个夜晚一样,在辉夜身旁跪着,双手紧紧握着辉夜的双手。“今夜,你能还跟我一起睡吗?”辉夜的眼睛带了点期待,“好”爱野跟昨天晚上一样,滑进了被子里,“你能,抱抱我么?”辉夜害羞的问道,“好”爱野把辉夜的头放在了她的胸口,听着爱野心脏的跳动,辉夜慢慢的陷入睡眠,在半梦半醒之间,辉夜说道,“在我和天子结婚的时候应该爱野就可以有一个好的睡眠了吧” ‘她不需要我了!?’爱野心痛的想到,”辉夜,为什么要答应天子呢?” ‘我不行吗?’ “我,想要感受爱情”辉夜答道,一点期待在她的语气里,伤了爱野的心,也把爱野的心又打破了一个角落。“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的。”爱野说,“谢谢”“睡吧”“嗯”。一滴泪从爱野的眼角流出。


火影之梦见:1

祖之国,23年,在夜晚的星空中,天上降下来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拥有一双纯白的眼睛,和银色的长发。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时刻,她在星空的沐浴下降临,看到了我。


‘唉,昨天晚上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那么刻骨铭心的感情,为什么现在却是一片模糊不清呢?’爱野想着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那双如雪一样纯的眼犀,是谁的呢?’“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樱花问道,“没有啊”,“怎么你今天心不在焉的?” “啊,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爱野仰望着天空那边的晚霞,有一点期待着夜晚的到来,今晚会不会梦到她呢?。“是不是因为你突然被调去照顾天子了呀?”“不是呀,再说,谁不知道你喜欢天子啊,怎么你想去?”“笨蛋爱野,别说了!” “好啦好啦,不开你玩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啦,就是觉得今天有点累”“好吧,你要是不舒服跟我说一声,我会跟你换的”樱花不放心加了一句。 “你其实只是想近距离接触天子吧”“啊,被你发现了” “哈哈”“哈哈” 笑声环绕着她们,也感染了她们周围的人们。“唉,这些小姑娘们”一个厨房的大娘叹了一气,无奈的说道。


“呼,这边终于做完了”樱花抱怨的说了一句 “好啦,就不要说了,我先去天子那了” 刚迈出一步,突然有什么画面闪到了爱野的脑海里,定格在了一片被火烧红的星空,和密密麻麻的箭矢。“爱野回神啦!你要去照顾天子啦!”“嗯,我先走了,等会见”。爱野边走边想,刚刚那些画面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这些画面看起来那么的真实。


在天子看完了奏折,突发奇想, “今夜吾想观月”“是,天子”。爱野跟天子一同到了宫廷的中央,站在了他几步的身后。天子心系祖国,一心求和,不过有人在的地方又怎么会有和平呢?人,终究是抵不过贪念的,而这,也恰恰促成了一个悲剧的结局。


突然,天际大亮,白光闪现,一颗陨石坠落。随后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居然是她梦中的那个人!她在星光的沐浴下缓缓现身,看到了她,那一刻的对视,仿佛万年。女人移开了视线,爱野赶快把头低了下去,女人直走到了天子的面前。 “你、是谁?” 天子震惊的问道 “吾名大筒木辉夜,是从遥远的天际来看守神树的人”“那,你要不要在这里待着,你没有地方去对吧”天子欣喜的问到 “好” 辉夜保持着她的高冷,抬脚走去。“那个你,你来带辉夜去南宫”“是”。在去南宫的路上,爱野一直在想‘她到底是谁?为何我会一再的梦见她?’,只不过这个问题,暂时,有始无终。“辉夜大人”“嗯?” “到了” “好” 


 “辉夜大人”“嗯?”“我们,见过么?”“无” ‘是吗’ 爱野想着


这夜,爱野的梦中的事物更清新了,也更真实了。抬眼望去,是一片片被火烧红的天空,密密麻麻的黑箭朝她袭来。手臂张开,她好像在保护着什么,脚步又一点点往前跑去的在解释着什么。突然梦境一变,她梦到了一个瘦弱的女人把她护在了身后,挥手就把追来的箭全部打掉。‘是她呀’ 爱野想着,’又梦见你了呢’,甜甜的滋味从心里蔓延,只不过这颗心的主人却不曾发觉。







第二天,天子把爱野派到了辉夜身边去做侍女,照顾辉夜的生活起居。“辉夜大人,您起来了吗?”“嗯”“辉夜大人您好,我的名字是爱野,被天子大人派到您身边照顾您生活起居的,我今后就住在您宫殿左侧的房间里,请问您有什么不同意的吗?”“没有”“好,您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帮你弄来”“嗯”。一整天里,辉夜都在望着那棵树,要不就是在房屋里呆着。


夜晚,爱野梦到了辉夜和两个小男孩,他们虽然并不亲密,可是辉夜却很纵容他们。转眼间两个小男孩都长大了,遇见了一只会说话的蛤蟆,然后把辉夜封道了一堆石头里,形成了月亮,大的小男孩创造出了忍术,交给了许多人。画面一转,又回到那一变火海,只不过这一次除了梦见自己冲向了那一片箭海,她还看到了自己正在保护的人是辉夜,和自己的死亡。


爱野一下子就坐起来,冷汗直流。‘唉,梦见自己死了真不是什么好事啊,出去走走吧’


打开门,入眼就是辉夜那一片亮丽的银发,看着她穿着单薄的衣物,心里有点疼。转身拿了一件外套,走到了她的身后为她披上了衣服。“吾不冷”辉夜高冷地说道。“嗯,辉夜大人,穿厚一点吧,会感冒的” 爱野不管不顾的把辉夜拢进了外套。


一段时间的安静无声,爱野问 “辉夜大人是想家了吗?” “...” “辉夜大人,我呀,从小就是孤儿,没爹没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在路边。”爱野说着 “是在厨房的大娘看我年少,求那时的皇后进来的。这里其实不错,有吃的,喝的,屋顶在我头上,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会死。尽管现在天下并没有那么的太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一直在梦见一个人,可是醒来的时候却记不起来,我不知道她是男是女,也不知她姓何名何。为知道的只有她的眼睛,很漂亮。”“是吗?”“辉夜大人...今后您有是有什么事需要我的,哪怕只是倾诉,只要您想要找我,我都会在这里的。”“好” “晚安辉夜大人,请您也早点睡吧” “好” 






肖根:那天之后3

Shaw在Reef的办公室里一边回答着Reef的问题,一边观察着地形和房间构造。跟所有心理医学相关的医生一样,Reef的办公室同样设计的非常空旷却又非常温暖,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有更多自己的空间,但是可以感觉到他们不是自己一个人。Reef办公室后面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落地窗,把外面阳光灿烂的天气都收进了房间里。一个装满书的书架,几盆植物,桌子上有女儿的照片,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房间。


如果是以前的Shaw的话这样的房间是一点也不会让Shaw感到安全,敌人随时随地的都有可能从窗户突破进来,把她的脑袋给崩掉。随时随地的都可能因为一个落地地点有太多的生活气息而追查到她。可是在她发现自己对Root的消失而感到了不同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她发觉,她对这种充满生活气息的地方,有那么一丝向往。


‘Root….’ Shaw想着 ‘我有那么一点点想你了。’ 虽然Shaw一点都不想承认。这和二轴的她的太不符合了。表面上没有波澜,在Reef转身的瞬间就把自己的感情压制下去了。


“Hi Shaw, you can call me Samantha. Let's start with a little get  to know you. What do you like to do in your free time?”


“Walk my dog I suppose.” Shaw冷酷的回答道


“Is there any nightmares, or flashbacks recently?” 看到Shaw冷酷的回答,Reef觉得是因为她会经常有在战场的噩梦或者有什么事件触动了她在战场的记忆,所以会把所有人都锁到心里的外围,不轻易让人进到内心里去。


Reef的大部分分析是正确的。不过Shaw被噩梦惊醒的话是原因绝对不可能是战场,而是肯定是因为思念某人过度,和对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愤怒。


“Shaw here is where you're suppose to reply 'Yes’ to keep up with your act as a PTSD patient.” 看在Shaw一直没有回答的情况下,The Machine在Shaw的耳边提醒道。


Shaw在Reef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个 “Yes” 。


之后的对话就一直在这样的你问我答的情况下进行着。给Reef了一个普通PTSD患者的回答和行动。虽然有一点漫不经心,可是人和人都是不同的,所以Reef也根本没有发觉到Shaw对黑暗的感觉不是表象出来的害怕,而是发自于内心的归属感。当然,这个Shaw和Reef之间谈了多久,Root就在监视器的那边看了多久。用眼睛隔着屏幕一寸一寸的看着Shaw。 ‘她瘦了’ Root 想,

Root知道她的小狼狗也是思念她的。要不然就不会只是在她最喜欢的三明治店徘徊,不会因为看到了一个套在布偶里发传单的人而发呆,更不会买了她们的安全屋,却不回到她们的安全屋里。没错,Root已经把近期Shaw所有Machine能看到听到的视频语音,给调了出来,一遍又一遍的看着Shaw,听着Shaw的声音。


所以说Root是最为了解Shaw的人,这傲娇的大锤,也只有Root才能了解。

不只是Root是Shaw的Safe Place,Shaw也是Root的Safe Place。如果Shaw发生什么事情的话,Root就算是拼上她的全部也会保证伤害Shaw的人痛不欲生。当然,她自己不算。不过她也没有能力去伤害Shaw了,因为Shaw是她拼上性命也要保护的人。


。。。。。。。。。。。。


Shaw在跟Reef说完她的“情况”之后,踏出了Reef工作的地方,而Machine也已经把可能威胁到Reef生命的人归到了列表里。有三个人最有可能想要Reef的性命,Reef的前妻拥有双重人格的Regina Loena 一个欧洲亿万富翁,Reef曾经一个自杀的病人的哥哥,和,一个叫Centry的组织。自 Machine 的资料,Reef曾经参加过一个秘密人体实验,只不过一开始告诉医生的并不是人体实验,而是为了医疗实验。不过Reef一不小心撞见了工作人员因为数据出错,而杀掉了她们的一个病人,就谎称自己的家人要搬家了必须跟她们一起走。Centry 虽然心有疑虑,却因为Reef妻子的身份而放她走。


Machine 查到Reef的前妻刚刚买了一个小别墅里这里不远,就决定一定要去里面看看。现在这个时间点,正好Loena不在。 Shaw潜入Loena的别墅的确发现了一些事。在Loena的房间里放着一个日记,近期的内容有时温柔,有时激进,像是两个不同的人写的一样。


原来Loena因为小时候的事件而拥有双重人格,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布满欧洲最大黑手党的老大。所以很有可能是Reef的生命因为Loena而消散。不过日记里也写了一些想要Loena用死亡永远留住Reef,她的光。既然Reef在她们分开之际有了一个女儿,Loena就想要用死亡让Reef永远没有机会离开她。当然,双重人格和黑手党老大可不是Machine查到的,要不然也不会直接同意Shaw潜入别家,而是在Shaw踏过重重警卫线之后被才被Machine告知。Machine并没有百分之百确定是谁用摩斯密码发给‘她’这些资料,不过 ‘她’找到一些Root习惯性留下的隐藏痕迹,不能确定是不是Root。


虽然 Shaw 和Loena都身处黑暗,可是Shaw跟Loena不同的地方在于她不需要拯救,她不需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这对她来说太无聊了。Reef又是一个普通人,渴望着普通的生活,一个Loena也渴望的生活。








肖根:那天之后2

一下飞机The Machine 就跟Shaw联络上了,The Machine用Root独特的音色跟Shaw说着话。

“Hey, was there anyone who was watching me beside you just now?”

“Let me check” The Machine 把所有的监视器都扫了一遍 “No” ‘她’说。

‘真奇怪,真的是我的错觉吗?’ Shaw 想着, ‘为什么有一点觉得是小疯子在看着我。’ 把所有的疑问先放在一边,Shaw问了’她’任务的细节。


“What’s the details of this operation?”


“Samatha Reef currently is located in a building specifically built to help War Veterans that has PTSD. Her schedule mostly consist of work, home, and pick up her daughter. From the data collected, it most likely be the suicidal incidents of  several severe PTSD soldiers, her ex wife, and her drug addict father.” 


“Where is she right now?”


“Her office”


“Ok I’ll go in right now” 



Shaw去了Samantha Reef的工作地址,让Machine把自己以前在Marine工作的经验交给了Reef伪装成PTSD患者,去找Reef。


两个小时之后,Shaw到达了Reef的办公室。


Shaw看到Reef的第一眼,就觉得她和她的小疯子长得特别像。都是栗色微卷的长发,笑起来像是全世界的阳光就在这里一样,一瞬间让Shaw有一点失神。可是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因为这个Samantha 没有她的小疯子有的黑暗。Shaw并不需要拯救,她是保护者,是拯救别人的人,而这些Samantha Reef是不会懂的。这些是只有Root会懂的黑暗,黑暗对于Shaw来说,是只有Root才能懂得的归宿。而这些都被房间右上角的监视器拍到,可是看到的,却不只有Machine。另一个拥有栗色微卷长发,笑起来像是全世界的阳光就在这里一样的人也看到了这个视频。


Root。


‘我才走了多久,这只小狼狗就已经看着别的女人发呆了?’ Root吃醋的想着。虽然她知道Shaw是绝对不会跟只个女人在一起的,因为这个女人是不会懂Shaw对黑暗的归宿。可是她还是吃醋啊!Shaw居然盯着别的女人看的那么入神, ‘她都没有盯着我看那么久呢’ Root委屈的想到。


原来,Root并没有死在在Samaritan特工的枪下。虽然她的心脏的确在手术台上停止跳动了15秒,可是她的确活下来了。The Machine那时忙着帮Reese和Finch摧毁Samaritan却没有过多的用’她’的Computing Power去管Root,毕竟Fusco在那里。就是因为如此才让Claire在Samaritan把Root还在恢复的身体偷了出来。随后把一个跟Root的人皮面具套到了一具跟Root伤口一样的女尸身上。其实如果Fusco去查的话,就能知道那个人其实不是Root,只不过所有人都太忙了。虽然之后Shaw有心去查,不过信息都早已被Claire调包了,什么都查不到。Claire又把Root放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方,Root连给 ‘她’ 发给信息都很难。

Claire一直在利用着Root重启Samaritan,可是Root是谁啊,Claire完全玩不过她。最后还是被Root逃脱顺便把Clarie送进了精神病院。只不过从她自己的身体痊愈,到从Claire那里逃脱,到把Claire放进精神病院里花了4年而已。在Shaw按照Machine的指示清理剩下Samaritan特工的时候,Root也在清理Samaritan剩下的Code。至于为什么Machine没有发现,那是因为Machine让Root的黑客小分队清理Samaritan剩下的code,而Root只是把这个过程加快了。



肖根:那天之后 1

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了4年了,Samaritan 被Finch做的病毒所摧毁,所有人都在这场战斗中死亡,除了Shaw,验证了所有人特别是Root一致认为给Shaw的评论“Nothing kills that cat”。Shaw牵着Bear在散步,跟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一起走去,却不会跟任何一个人有牵连。她庆幸她不用再去那愚蠢至极的day job, 也不用每一天都看着这城市的监视器算计的避开,一切就像是Shaw以前给国家工作的时候一样,只不过多了Bear而已。

“Hello sweetie, miss me?” 跟Root的声音99.6%相像的声音响了起来,那熟悉的小颤音,可是不知怎么的,Shaw还是知道这不是Root,而是她那该死的上帝。

“Shut up, don’t call me sweetie with that voice, you’re not her.” Shaw已经不再像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一样生气了,不过不爽还是有的。”Don’t use that voice, or else I will find where you’re hiding and bust all of your super computers.” 这当然不是Shaw第一次威胁The Machine让它不要再用Root的声音了,可是却没有一次管用’Damn this robot and its minions’ Shaw想着

现在Shaw已经没有那么忙碌了,虽然还是会去突突不管是号码还是谁的膝盖,可是比Samatarian 在线上的时候更闲了。毕竟现在The Machine把更多的人扯去处理号码,不过The Machine 还是很顾虑Shaw的感受的,毕竟‘她’把给其他人的安全屋和秘密场所放到了别的地方,而不是Shaw的火车站和图书馆。

这一天早上,‘她’特定的指派Shaw去调查一个号码,心理医生。

“Shaw, there’s a new number I need you to follow up on.”

“Ok, spill it out” 

“Name is Samantha Reef, Psychological counselor for war veterans that have PTST due to the war.” 在听见这个心理医生的名字的一瞬间,Shaw有一点失神了,她回想起了她跟Root的第一次见面。Root那时候的身份也是一个心理医生,Caroline Turing。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Shaw还不知道Root并不是真正的Caroline Turing。被Root电倒了之后绑了起来然后用熨斗威胁要在她的左脸上刻下烙印。想到这里,Shaw的嘴角上升了几度,但是还是应该没有人能看穿她的面瘫脸。额,虽然不是所有人都不能,但是能的,已经都死了。


有时候Shaw还是觉得她正在一个Samaritain布置好的模拟里面,右手习惯性的摸向了右耳后边,没有芯片。Shaw又想起了四年前那抵死缠绵的夜晚。在 Shaw从Samaritan基地逃走后的一个星期,在一个公园里 Shaw 找到了Root,正如Root也找到了Shaw。虽然一开始Shaw觉得这一切还是在一个模拟里,不过那跟Samaritan不同的Root的疯狂,暂时说服了Shaw的大脑。


Flashback….


“Please, you have to believe me, this isn’t a simulation, this is real. You’re safe now.  Let’s go back to the subway.” Root小心翼翼的把Shaw圈在怀里。Root刚刚才知道 Shaw是真的活着的,而不是她自己的坚持,她还承受不住再一次失去Shaw的消息。她需要Shaw在她的身边,知道Shaw还活着。


“No... I can’t” Shaw往后退了一步,手抬起来用枪指着Root。眼里不是对未知的恐惧,而是不想这又是一个模拟的戒备和疲倦。Shaw不想因为她的失误Root会有危险,还不如自己去死呢。


“Shaw” Root不解地喊着。明明 Shaw活着,为什么她不愿意回到自己身边呢。


“The simplest way to break someone is to wrap them in their reality, and they did that well, and maybe you’re right. Maybe I am safe, but as long as I’m alive, you’ll never be safe.” Shaw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现实,因为Samatarian 给她下的一次次的陷阱里,都有真实的现实,Samatarian,已经让 Shaw不知道什么是真实,而什么不是。


“What do you mean” Root不解地问道,虽然她猜到了一点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她还是需要答案和Shaw会待在她身边的承诺。尽管她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承诺。


“I could turn on you at any moment, and even if I don’t I can lead them to The Machine.” Shaw真的不希望因为她自己Root会有危险,真的不想因为她的疏忽,而导致了Root的死亡,所以就算这是在现实里,Shaw还是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着。


“That’ll never happen.” Root全心全意的相信着Shaw,就是因为Shaw现在没有杀了她可以证明,她还是跟她一个队的。


“I don’t know if I’m calling the shots anymore, and neither do you. 7000 simulations, I killed a lot of people, but the one person I couldn’t kill, was you.” Root释然的笑容又出现了,心里有小小的幸福。“ So I killed myself, over, and over again.” Shaw把手里的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Root的笑容瞬间塌了下来。“ and I’d rather do that here right now than to risk your life.” 比起 Root 的生命,她还是比较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完结了。


“Ok Shaw” Root妥协了。然后也把手里的枪对向了自己的喉咙。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Shaw不可置信地问道。她要自杀就是为了让Root活下来啊!


“Playing it your way” Root眼中的决绝和疯狂,是不管Samatarian的模拟跟现实有多接近,是模仿不来的。


“You can’t live with me, I can’t live without you. So if, You die, I die too.” ‘你,是我另一个信仰,我的光。怎么可以让你自己死去呢’ Root想着。

“Put that down” Shaw希望 Root不要这样,就像是那7000多个模拟一样,在模拟中的Root,从来没有要跟她殉情过。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would happen when I pull the trigger, never been much of a believer, but hey, you never know. Guess we are about to find out.” Root其实并不害怕死亡,可是她不想死,因为有Shaw在这个世界上。她想陪着 Shaw,一辈子。可是如果Shaw坚持要死的话,她绝对会跟她一起死。

“Damnit Root!” Shaw的声音里有愤怒,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疯狂,Shaw相信了Root所说的真实,因为在7000多个模拟里,Root,没有在这里的疯狂,她的小疯子。


那天晚上,Root和Shaw抵死缠绵,好像要把对方糅到自己的身体里的力度。


她们从厨房滚到了卧室,又在浴室滚了好几次。


事后,躺在床上,Root把Shaw抱在了怀里,轻轻的玩弄着她的头发。她不知道 Shaw 是否想要这个拥抱,她不确定Shaw是否会推开她,但是她需要知道Shaw 还在这里。而Shaw也不想推开Root,就像是她说的,Root一直都是她的安全之地。Shaw听着Root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好像自己的心跳一点点的跟Root的心跳同步。Shaw把自己撑起来,第一次在这样的一个场景下亲吻 Root,一个轻柔的晚安吻’好像这样也不错‘Shaw想着。Root还没有缓过来Shaw刚刚亲吻了她,还在愣神的漏出了痴汉的笑容,让Shaw翻了一个白眼。Shaw缩回到了Root的怀里,抱着Root的腰,腿缠到了Root 的大长腿中, 听着Root的心跳声,慢慢睡着了。Root缓过神来,轻柔的吻上了Shaw的头发,“Good night sweetie” ,Shaw笑了,然后Root闭上眼睛,睡了。


一夜好梦


End of flashback…..



Shaw乘飞机从纽约飞到了洛杉矶,降落的时候,Shaw突然感觉有什么在看着她,扫了一眼其他人发现没有人在看她,’真奇怪‘ 她想着。